聯絡我們


CtR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.

Tel : (852) 2420-1880
Fax: (852) 2420-1319
E-mail: info@ctr.com.hk

Professional Indemnity Insurance (HI/03241/000/19/K)

Professional Indemnity Insurance (HI/03241/000/19/K)

“每1.7天一個專利”﹕神話還是笑話

說到“利”字﹐很多人會想到利欲﹑利益﹐而有種“利”頗顯高大山﹐那就是“專利”。現實中﹐專利擁有者常備受推崇﹐被貼上“發明家”的標籤﹐但如果搞的是“權力變現式專利”﹐玩的是“濫竽充數”﹐那收穫的﹐恐怕就多是唾棄了。

據新華社報道﹐從王立軍到武長順﹐兩名公安局長落馬的同時﹐其背後的腐敗真相則讓人“大開眼界”。媒體曾披露﹐在任期間﹐武長順發明及領銜發明了35項專利﹐而王立軍在重慶任期內獲得專利共254個﹐其中有211個是2011年一年之內申請的﹐平均每1.7天申請一個﹐其中還包括吃火鍋的特殊用具。

平心而論﹐有些官員本就是“專家出身”﹐或後來“仕而優則學”﹐擁有專利不奇怪。饒是如此﹐身在官衙卻能在科研方面“碩果纍纍”﹐甚至平均每1.7天就有一個專利﹐高效至此﹐仍讓人嘖嘖稱奇。說其發明能力秒殺那些愛迪生﹐都不為過。慮及申請專利的程序成本﹐還有他們的事務繁忙度﹐其真實度未免存疑。

要知道﹐對普通科研工作者來說﹐申請專利並將其推廣﹐並非易事。專利發明與推廣過程中還需要人力與物力付出。在此情境下﹐海量發明更顯驚人。

而事實也證明﹐王立軍﹑武長順們所謂“學者型官員”的光環﹐不過是另類腐敗的掩體而已。他們無論是搞發明﹐還是借發明專利牟取私利﹐其實都跟靠真才實學的發明沒太大關係﹐更多的是借權“生蛋”。

應看到﹐對“貪腐發明家”而言﹐他們的很多專利都是以單位名義申請的﹐且是利用自個的一畝三分地搞發明。像武長順﹐35項專利中僅4項為單獨發明﹐31項為多人共同發明。這其中﹐涉事官員究竟有多少參與度﹐貢獻了多少智識資源﹐還是個問號。若專利是清湯寡水﹐相信王立軍﹑武長順們也不會染指﹐可據《專利法》規定﹐專利所有權屬於單位或公司的﹐專利推廣應用後﹐發明人一般可獲得2%到3%﹑最多不超過5%的報酬。除了專利報酬﹐還有灰色回扣。

事實上﹐無論是王立軍﹐還是武長順﹐發明的許多物品都是警用的﹐也即在其職權輻射範圍內。他們搞“發明”﹐“醉翁之意”或在於背後的專利腐敗鏈條﹕官員可以個人或分管領域團隊的名義“搞出”技術發明﹐並申請專利﹐通過掌握的行政資源疏通關係﹐快速獲批﹐隨後將名下專利以許可使用或轉讓方式授權。有的還可以影響政府採購與招投標事宜﹐通過定向採用相關專利技術及獲取專利使用權的關聯公司﹐獲得高額的國家專利補貼﹑單位獎勵與推廣效益分成﹑關聯公司專利使用費﹑專利應用約定分成等等。

在這裡面﹐有些疑問注定揮之難去﹕王立軍﹑武長順們的有些專利﹐“技術含量”並不高﹐可為何就能輕易過了專利審批這關﹖尤其是對於“每1.7天一個專利”的“神速”﹐有關部門就沒有過懷疑﹐還是說看人下菜碟﹐為其開後門﹐一律“快速獲批”﹖再者﹐除了涉事官員外﹐還有哪些人配合其“專利腐敗”的演出﹐為其推廣做“鼓手”﹖……這些都不可不查﹐本質上﹐允許有些官員“近水樓臺”插手專利﹐也是在擠佔科學發明的空間與資源。

也正因“貪腐發明家”權力的長袖善舞﹐而有些人又為其作嫁衣裳﹐才會衍生出“每1.7天一個專利”式的笑話。而基於其尋租的本質﹐將其納入反腐框架下﹐進行制度補漏﹐顯然極有必要。比如說﹐針對《專利法》中“專利申請人無身份限制”與《公務員法》中“公務員不得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”銜接上的罅縫﹐明確對非科研從業者的公務人員作出限制﹔還有﹐對於具有某些專利權屬的公司在項目競標時﹐要嚴格審查相關專利發明人與項目之間的關聯性﹐採取“相關避嫌”制度約束等等。

也祗有將漏洞嚴絲合縫地堵上﹐才能堵住某些官員的“以專利謀私利”的腐敗。